大作有多难:3A游戏研发团队比好莱坞电影还大?

  • 发布者:geekpeer / 来源:游戏大观 / 2019-12-17 15:02:26
  • 0
2019年有很多的3A大作出现,而且还有更多的大作正在制作中。上周的TGA颁奖典礼被誉为游戏界的奥斯卡。

虽然目前的游戏业规模已经超过了电影和音乐行业的总和,但与电影行业的对比仍然被视为游戏业不断成熟的信号,毕竟,这个新兴的行业还只有接近50年的历史。有一个比较令人关心的问题是,一款大作游戏的制作是否比好莱坞大片需要的人还多?最近,游戏发行商Casino Kings给出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该公司列出了数个游戏和电影的鸣谢人员列表,并且做了详细的对比。在1984年的时候,《俄罗斯方块》的鸣谢人员只有24人,需要注意的是,很多出现在鸣谢列表里的人,很可能没有在一个游戏项目上投入大量的时间,而且游戏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哪怕只做出了很小一部分贡献,你的名字也会被写进鸣谢人员名单里,我们假设电影行业亦是如此。但是,通过鸣谢人员列表的对比,或许我们更能明白一个大作需要怎样的代价。

游戏吸引顶级人才加入项目制作,比如《死亡搁浅》团队的Norman Reedus和《赛博朋克2077》的Keanu Reeves。在这些名人的背后,一款3A游戏的打造往往需要数千名开发者、策划和程序员协作数年,才能确定在发布日期把游戏做好。

高收入游戏与电影制作团队规模对比

随着时间的发展,游戏制作团队就像是军备竞赛,随着索尼和微软新一代主机系统的推出,这种竞赛会变得更惨烈。想要完全探索这个新系统的优势,你需要更大的团队,而且未来需要的人手将越来越多,这也是我们看到大作游戏和好莱坞电影都拥有巨型团队的原因。

总体来看,好莱坞大片的制作团队仍比大作游戏需要更多的人手,不过,两者之间的差别已经明显缩小,毕竟和当时只有9人的《吃豆人》团队相比,差距已经越来越小了。

票房第一的《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得到了28.6亿美元收入,它的鸣谢人员名单达到3347人;但在2013年发布的《GTA 5》总收入67.5亿美元,制作团队规模为1936人,这意味着大作游戏的赚钱效率比好莱坞大片更高。

在近十年票房最高的10部电影中,《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制作团队最大,为4593人,但它的票房只排到第四名,票房收入20.9亿美元。

而2018年发布的《荒野大镖客2》是大作游戏团队最大的,达到3758人,它的收入则为第六名。所以,是否团队越大,做出来的游戏越好、收入越高,还需要更深度的分析。

在《荒野大镖客2》的鸣谢人员列表中,很多都是配音演员,其中不少人只是短暂参与了该项目。其中有一位核心开发者透露,R星在这个项目上的核心团队大概是2000人左右。按照外媒预计,该游戏更为合理的研发成本可能是9.44亿美元,Casino Kings预计《荒野大镖客2》目前累计收入位15.3亿美元。

Chris Robert的《星际公民》被认为是有史以来目标最大的游戏之一,它还在研发过程中。非常少见的是,Roberts提前公布了众筹资金数量和风投资金金额,以及每年投入的研发费用明细。从2012-2017年间,他的Cloud Imperium Games投入了1.93亿美元研发,2018年的时候,该游戏仍有520人的大团队,从事一个MMO和一个即将在2020年首发的单机版本Squadron 42。

近十年高收入游戏与制作团队对比

总的来说,游戏研发需要的人手比电影少一些,但带来的经济利益更高,因为很多游戏还会加入游戏内道具或者广告增加收入。

通常来说,游戏工作室很少公布他们从微交易获得的收入数据,所以我们很难得到准确数字。但比较确定的是,《堡垒之夜》通过微交易得到了巨额收入。

把人们投入的玩游戏和观看平均时间考虑在内,如今,除了恐怖和动画电影的时长只有10分钟以外,平均每部电影的时间为1小时20分钟。

近十年高票房电影与制作团队对比

除了特别经典的作品之外,即便是最喜欢看电影的粉丝也不会把同一部电影看两次。作为对比,游戏业的数据就好很多,玩家们平均每天投入的时间就有1小时20分。

Casino Kings得出的一个比较有趣的结论是,制作费用最高、投入人数最多的电影或者游戏,并不一定能够带来同等程度的收益。我们可以从对比数据表看出,有些游戏的制作成本非常低,比如2014年暴雪的《暗黑破坏神3:夺魂之镰》制作人员只有303人,但它却带来了18.4亿美元的收入。

去年,索尼投入300人团队做了5年的《战神》拿到了TGA年度游戏奖,打败了人数更多、预算更高的《荒野大镖客2》。

经典游戏和它们的制作团队规模

就像独立电影有可能超越大作一样,独立游戏也可以出现黑马。另一方面,有些游戏是基于已有IP制作,它们所投入的成本很低。比如在今年TGA引人注目的《Untitled Goose Game》,即便是没有昂贵的研发成本,一样得到了很大的名气和不错的收入。

或许有人还记得《逃出生天》制作人Josef Fares在2017年TGA颁奖典礼上的发言,“站在这里我很激动,你们开始这么做真的是太好了,奥斯卡就是shit”。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QQ

你可能还喜欢

2020年移动App市场收入将达1.2万亿 游戏类占比过半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App Annie最新的报告显示,移动App应用市场的规模到2020年时增幅有望达到270个百分点——即由2015年的700亿美元增长至202

  • 2016-11-05
研究称韩国人手机信息利用能力低于中国 多用来玩游戏

韩国信息化振兴院9日消息,高丽大学经济系朴哲(音)教授研究团队公布最新研究成果,该团队对430名韩国人,416名美国人和444名中国人的智能

  • 2016-11-14
GMGC成GMGC成都| 聚力传媒王浩专访:聚力互娱发力精品游戏全球化发行

2016年11月17日-19日,由GMGC主办,成都市博览局成都成华区人民政府支持的第五届全球游戏开发者大会暨天府奖盛典(简称GMGC成都)在成都·

  • 2016-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