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杀未能掀起的全民之风,剧本杀能做到吗?

  • 发布者:geekpeer / 来源:钛媒体 / 2018-12-07 09:43:24
  • 0

狼人杀未能掀起的全民之风,剧本杀能做到吗?

在百年前一个幽暗的庄园酒窖里,你瞥见一具尸体的头颅在酒桶口若隐若现,你惊惶大叫一声,发现酒桶中的人竟是庄园主人——你的亲身父亲!在惶惑与悲愤中,你要在一堆人中找出杀父真凶:暗恋自己已久的车夫、被告知会获得一大笔遗产的家中执事、平日里谨小慎微的女仆、还有前些年加入这个大家庭的不速之客——父亲的私生子……

这不是生活在21世纪的你,穿越回百年前异国庄园的冒险经历,而是推理App“我是谜”中你真切会体验到的推理故事。

2016年,何炅、撒贝宁等主持的综艺节目《明星大侦探》一经推出,旋即以其烧脑的剧本、新颖的表现形式在推理爱好者和普通吃瓜群众间流行开来。

在真人秀火爆之后,今年一大批侦探推理App应运而生,包括“我是谜”、“戏多多”、“戏精大侦探”、“百变大侦探”等。它们把综艺中的线下推理挪到了线上,玩法与《明星大侦探》如出一辙:每位玩家在进入一个房间时会拿到固定的剧本,选择一个自己心仪的角色,通过互相飙戏(凶手隐瞒自己的部分信息),从而猜出(隐瞒)剧本的凶手。

这种多人社交推理游戏又被称为剧本杀。

在综艺热度催生的肥沃土壤下,剧本杀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经钛媒体整理,一些主流推理社交游戏今年的融资情况如下表:

狼人杀未能掀起的全民之风,剧本杀能做到吗?

优质剧本、精准营销是剧本杀脱颖而出的关键

“我是谜”作为剧本杀游戏中的一个,虽然在游戏内容方面没有独创性,但得益优质的内容体验和精准的营销策略,成为了剧本杀赛道的领跑者。

首先,“我是谜”优质的内容体验来自多元化剧本的驱动。据了解,目前“我是谜”签约了500多名独家作者,储备了近3000个剧本,涵盖古代权谋、当代玛丽苏、异国幽怨等各种情境的题材。与此同时,“我是谜”已与《唐人街探案2》、《红海行动》、《捉妖记2》、《九州海上牧云记》等国内知名影视合作创作了IP剧本,这些文娱作品的号召力为它导流了大量用户。

而作为对比,在官方介绍中,“戏精大侦探”(后简称“戏精”)目前的剧本数量远不及“我是谜”,大约在400多个,而且官方授权的IP剧本数量有限。

再者,细分用户市场也是优质客户体验的保证。在“我是谜”中,游戏剧本细分为:简单本、中等本、困难本和烧脑本,需要正确率和已玩次数提升等级后,才能开启高阶版本,使得“戏精”和“萌新”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水准的房间,这种用户市场的细分加强了玩家体验。

与之对应的,“戏精”虽然在剧本下方也有难度标识,但对于任何玩家都没有进入门槛,使得江湖高手们难以一展才华,“萌新”们可能会感受到压力。

狼人杀未能掀起的全民之风,剧本杀能做到吗?

“我是谜”和戏精大侦探游戏进入界面对比

此外,从营销策略来讲,不同于“戏多多”、“戏精”主要利用斗鱼、熊猫等直播平台中的KOL直播来提升热度,“我是谜”斥数千万巨资赞助了综艺《明星大侦探》,直指潜在用户群。

综艺与社交游戏的合作,是IP的孵化和热度的延展。两者的互补在为游戏提供了用户增量的同时,也反哺综艺,为节目的单向内容输出提供了充分互动交流的平台。这无疑是一笔双赢的买卖。10月24日,随着《明星大侦探》第四季的播出,“我是谜“在App Store的社交类应用下载量升至第八位;与此同时,百度指数陡增,两者的关联度可见一斑。而另一款同类应用“戏精大侦探”的百度指数在节目播出前后关注度持平。

“我是谜“和”戏精大侦探“近三个月百度指数截图

“我是谜“和”戏精大侦探“近三个月百度指数截图

线上线下的联动变现

一款游戏想要获得成功,离不开恰当商业模式的选择。“我是谜”充分利用推理游戏的社交属性,通过线上线下联动获取了多方面收益。

从线上来说,在“我是谜”中,20%制作精良的剧本需要付费游戏,这就为平台提供了一笔可观的收入。另外,部分游戏房间需缴纳押金,游戏中途“跳车”的玩家押金将无法赎回,其中的一部分会成为平台收入(另一部分会给其他玩家);这样既提升了所有玩家的信誉,为玩家随意离线增加了成本,同时为游戏提供了收入来源。

狼人杀未能掀起的全民之风,剧本杀能做到吗?

 此外,玩家还可以通过购买小道具获得活跃度,从而提升玩家排名;应用中人物装扮的设计则充分利用了官方赞助《明星大侦探》的优势,抓住了综艺节目中的主持和嘉宾们对观众的吸粉能力,开发出了欧吃吃、何滚滚、撒躺躺(分别代表王鸥、何炅、撒贝宁)等Q版形象,受到了从综艺中导流而来的用户们的喜爱。

值得一提的是,在线下布局方面,“我是谜”在上线前就已开发线下桌游。目前,“我是谜”在杭州、上海两地已建立了3家线下桌游体验场所。据主创林世豪公开表示,他希望借此打造出一个口碑品牌,从而吸引更多桌游吧来进行加盟或授权,预计明年将“我是谜”桌游体验场所将拓展到100至200家。

由此,线上用户会为现实生活中的朋友推荐线下桌游,朋友获得良好线下体验后,也可能成为该游戏的增量用户,进一步推荐“我是谜”,形成用户留存。

狼人杀未能掀起的全民之风,剧本杀能做到吗?

近年来,类似于“我是谜”这样,综艺娱乐线上化的例子早有先例。

在马东、颜如晶等一众奇葩说KOL和阿sa、陈妍希等演艺圈的明星带动下,综艺《饭局的诱惑》催生了其官方游戏“饭局狼人杀”和“天天狼人杀”、“天黑请闭眼”等一系列狼人杀游戏,并在“卡牌类游戏“下载量中一度名列前茅。

必须承认的是,狼人杀曾经在部分年轻人中刮起过一阵旋风,但蝴蝶的翅膀未能煽动大众玩家。

狼人杀凉了,剧本杀的全民时代会来临吗?

在钛媒体编辑看来,一个游戏想要具有全民性,每局时长不宜过长,且要满足低准入门槛。

据艾瑞移动app用户数排行榜,在游戏类别中排行前八的游戏,如《王者荣耀》、《开心消消乐》、《欢乐斗地主》等,一局的时长大都在五分钟到二十分钟之间不等。

数据来源:艾瑞咨询

与狼人杀每局平均在半个小时左右不同的是,剧本杀每局时长大约在1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之间。这就会将大多数每日忙于工作的白领一族、高考党和考研党等拒之门外。

再从准入门槛的角度来说,剧本杀对于新人的准入门槛较高。比起狼人杀,剧本杀的优势在于没有“金水、银水、跳水”等游戏术语,不需要玩家去熟悉;劣势在于,哪怕对于简单程度的剧本,玩家也需要具备相对缜密的逻辑思维和推理能力,同时需要敏捷的反应速度。

换言之,剧本杀玩家会被局限在平日里会定期看推理影视剧、综艺和小说的人群中,并且集中在35岁以下的年龄段中。

由此可见,每局的周期和游戏的难度,使得剧本杀类游戏,并不具备全民性。

不能刮起全民之风,但或许能在小众领域长久生存

经前文分析,剧本杀想要掀起全民狂欢的热潮,恐怕是难以实现的;但在钛媒体编辑看来,剧本杀或许能在小众领域长期受到玩家的追捧。

在谈剧本杀的长期热度推测之前,先说说狼人杀的退潮。

今年年初,狼人杀的风靡出现拐点:钛媒体编辑曾经所处的留学环境中,同学间组局狼人杀的情形瞬间没落;有网友今年5月发表帖子表示,朋友开的两家线下狼人杀桌游关店了。这一波社交游戏热,潮涨潮落,似乎不足1年半。

个中原因是什么呢?

狼人杀的周期短主要是因为该游戏对萌新的进入门槛高,而高手则容易对之生厌,用户留存率会因此受到影响。“萌新”可能会因为前文所提及的大量术语而被吓得拒之门外;而对于高手来说,狼人、猎人、女巫、村民……游戏角色是固定的,查出凶手使用的方法也是一定的,等到玩得炉火纯青了,就会有独孤求败的感觉。

而对于开发人员来说,狼人杀复制的成本太低,随着App数量的增加,狼人杀就会因为亘古不变的内容而使其独创性荡然无存,因此,App的同质化也就会使得此类应用除了头部之外,难以存活。

狼人杀未能掀起的全民之风,剧本杀能做到吗?

剧本杀则不同。

剧本杀游戏中,应用里每个房间的推理剧本各不相同,随着创作者的加盟,剧本杀类游戏的内容是不断更新、扩充的。换句话说,剧本杀是一个不断扩张的有声剧本图书馆,每一位玩家过段时间踏入该图书馆,就会找到有趣的新书,然后随着角色入境,去扮演另一个未知的自己。

和《饭局的诱惑》两季就迎来完结的命运不同,《明星大侦探》综艺就是因为每期内容故事的全新性,已经播出到第四季,而且明年还将推出第五季。可以预见的是剧本杀类游戏的热度明年也不会消退,还将持续。

此外,即便市面上有“我是谜“、”戏多多“、”戏精大侦探“等多款App的存在,由于不同App剧本本身的不同,玩家可以同时下载好几款应用体验,他们之间的竞争没有互斥性。

因此,剧本杀类游戏不断换血的特性,会使它们在江湖上的活跃度不容易如飓风般来去匆匆;不同应用内容的独立性也会使多个应用都有着存活下来的可能。

在笔者看来,比起一成不变的狼人杀,剧本杀更像在线下线上均活跃数年的社交推理类游戏密室逃脱。App”Cube Escape”、“密室逃脱”、“Escape Game”……只要有新故事的地方,就会有新的密室逃脱。

同样地,只要有新剧本的诞生,剧本杀就会在。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QQ